选举的江湖 第二章 选战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暂定章节:

第一章 帮主

第二章 选战

第三章 舞弊

第四章 血盟

第五章 长老院

第六章 法理寺

第七章 (未定)

第二章 选战

月,冷冷地照着。风,冷冷地灌着。白灯仿佛觉得哪有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何锦莉握住他的双手忽然地变得如此的冰冷,从指尖慢慢地传到白灯的双臂,再弥漫到他老迈的身躯,涌进他砰砰急速跳动的心头。白灯感到头皮瞬间地发麻,毛囊中似乎钻进来一股寒气,银发一根一根地竖起来。这惊悚的感觉他一辈子都不会忘,因为他刚刚经历过,就在那个深夜,11月3日的深夜,大选日的深夜。

公历2020年11月3日,

农历庚子年九月十八、丙戌月、庚戌日,

宜:祭祀、出行、裁衣、冠笄、会友,

忌:行丧、动土、安葬、开生坟

白灯笔直地坐在驴党议事大厅的显目的虎皮大椅上,他身边围绕着一众精干的手下,何锦莉就依靠在他的身边。熊熊的火炉在四个角落燃烧,墙上挂满了选举用的标语和旗帜,显得气势非凡。信使们不停地进进出出,带来各舵的消息。大家都紧张地盯着大厅中间的一片大屏,上面随时在更新着各舵选举的计票进展。

戌时(19–21点)刚到,佛蒙特分舵传来好消息,在该舵白灯击败金毛狮王。大伙儿还来不及击掌相庆。紧接着就是系萎鸡你丫分舵的坏消息。肯德鸡分舵和萎鸡你丫分舵的一好一坏的消息同时到来。。。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已有十一个分舵分出胜负。白灯在拿到麻州分舵后,选举人票数以63:33暂时领先于金毛狮王。

然而戌时将尽之时,探子来报,金毛狮王拿下了佛罗州分舵。熙攘的大厅如同被无形的寒风冻住似的,瞬间寂静下来。

各位看官莫急,且让俺慢慢道来。这佛罗州地处魅帮版图东南角,水土肥沃,四季阳光普照。有众多的非裔拉丁裔聚居于此,终日沙滩美女,载歌载舞,实乃魅帮一天堂去处,亦是历次大选中驴象两党的必争之地。江湖历传,得佛州者得天下!20年前第43任象党领袖小布帮主得以获胜,也是因为最后一刻在佛罗州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并由最高法理寺断定胜出。

大选之前,各路媒体纷纷预测白灯将以6个百分点的极大优势胜出。理由甚为简单,载歌载舞的非裔拉丁美女俊男们必是崇尚自由的生活,而白灯的驴党也号称为自由党,金毛的象党别号保守党。

“这届的民众不行!脑壳子大大的坏掉了!”何锦莉破口而出。底下的群众若有所思、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何锦莉给白灯使了一个颜色。白灯知道他必须站出来说句话了,以他浸淫江湖数十年的经验,这时候绝对不能泄气,连丝毫的气馁都不能让信徒们看到!

白灯缓缓地坚定地站了起来,在众信徒的崇拜期盼的目光中,说了一句,只说了一句:

“不选我的黑人就不是好黑人!”

顿时大厅掌声雷动,信徒们目中饱含泪光,振臂高呼:“自由必胜!自由必胜!”

白灯暗暗吐了一口气,悄然坐了下去。何锦莉赞许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如同老上司般表示对白灯的赞赏。白灯赶紧起了一下老迈的身子,对何锦莉不卑不亢地含笑点了点头。

“自由?何谓自由?”白灯坐在他的虎皮大椅上,注视着泪眼相拥的信徒们,心里默默地问数十年来一直困扰自己的一个问题。

“长得丑出来吓人究竟行不行?”

“自由是爱干嘛谁管不着吗?”

“黑风堂打手们为所欲为横扫店铺是一种自由吗?”

“何锦莉主推的加州抢950刀以下不算犯罪是一种自由吗?”

白灯隐约觉得不妥,但只能沉默。他想起《哈姆雷特》中的一句话: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这是一个乐崩礼坏的年代,唉!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重任!)”

亥时(21–23点)过后,白灯以126:144落后于金毛狮王。

“不急,我们有加州!”

果不其然,子时(23–1点)刚到,加了最大的驴党票仓加州55票,白灯又以193:144反超。

23:22,一个坏消息传来,俄州分舵落入金毛手中。江湖传说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即“得俄州者得天下!”俄州和佛罗州同等的重要。其它选前认为的6个摇摆州(宾、亚、密、乔、威、内)除了亚州,其它都是金毛领先。其中宾州金毛竟然领先了近60万票,密州和威州领先了近20万票。这是不能再坏的消息了。大厅里又再次安静了下来,信徒们脸上露出了几乎绝望的神情。

这一刻对白灯来说似曾相识。四年前金毛狮王单枪匹马杀降而来的时候,他就见过这个场面。那次大战金毛狮王也是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俄州和佛罗州。虽说这次选前各路民调纷纷说金毛气数已尽,但是白灯实在没底。若不是有儿子的把柄在人家手上,而且敖八给他拍胸脯打保票,他也不会出来趟这趟浑水。估计敖八也就是吹吹牛而言。

不过此时白灯反而坦然了,“吾已老矣,仅能事饭,虽心有余而力不足已。这样也好,输了也不是我的错。憨儿的事他们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了。”

就在此时,一阵甜香掩了过来,原来是何锦莉丰满的嘴唇靠近他的耳边:“不得气馁。上有令!即刻召集各路媒体,为大家打气。切记,最后一定要说‘自由必胜’四字!”

白灯满腹狐疑地看了看她,暗自寻思:“上?难道真的有深幽门?敖八难道不是在吹牛?”

何锦莉脸上仍然是挂着妖艳的笑容。只是那对迷人的眼睛,幽幽地发出带刺的寒光。杀气笼罩着她的全身。虽然四周火炉熊熊,白灯只感到脚底一阵寒气慢慢升起,那股杀气已经刺入他的心房,霎那间令他全身动弹不得。

何锦莉轻笑一声,挽起他僵硬的身子,“咱们走吧,媒体已经安排好了!”毕竟有数十年的功力,白灯瞬时恢复常态,“嗯,不愧为我的好帮手。走吧!”

在媒体面前,白灯不失大体,讲了很多鼓动人心的话语。这原本就是他拿手的好戏,不然敖八也不会看上他。最后白灯没有忘记最重要的环节,带头振臂高呼:“自由必胜!”

未几,有探子陆续来报,“各舵已暂停计票!”

何锦莉宣布到,“夜已深,诸位辛苦!先各自散去,吾等明日再战。自由必胜!”。

白灯恍然大悟,原来是摔杯为号啊!但事已至今,回天乏术啊!

白灯一夜未眠。窗外传来鸡鸣,已是卯时(5–7点)过半。迷迷糊糊的白灯忽然听到一阵欢呼!白灯三步并做两步赶到议事大厅。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威州他的计票竟然把金毛给反超了!密州也即将反超!

议事厅里的人们喜笑颜开,互相击掌为贺。白灯整了整身姿,气定神闲地步入大厅,众人掌声雷动。白灯跟大家摆了摆手。此等咸鱼翻身谁能不高兴呢?连白灯都被自己气定神闲的大将风度感动到。

待到白灯在虎皮椅上坐下后。他才有机会仔细地端详大屏上的计票曲线。看着看着,白灯忽然觉得哪不对劲。

白灯紧紧地盯着曲线,仿佛见到了鬼魂,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僵硬,那股寒气又从心头冒起。他的头皮瞬间发麻,毛囊中似乎钻进来一股寒气,银发一根一根地竖起。。。

第二章完

--

--

Interested in investment, databases, codi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